当前位置:首页 -> 新闻中心-->我的红桃粿情怀

我的红桃粿情怀

发布时间:2018/3/13 16:20:19  来源:广东财经大学自考网

  总有一些东西,有着浓浓的乡土气息,一方水土,一方物什,一方人的情怀和眷恋。

  我的家乡,是那种大街小巷都有美食的地方。但在味蕾中停留最久的,是阿嫲做的红桃粿。红桃粿又称红曲桃,因其造型而得名,取其好运、长寿之寓意,成为供桌上的佳品。

  那樱花色的粿皮,弯弯的桃型,夹着糯米的黏,绿豆的香,是厝角头弥漫的食物香气,是阿嫲手中缔造的神奇。更为神奇的是,一个红桃粿甚至可以做出咸甜两种味道,咸香予你,香甜予我,倒是不错的搭配。

  舌尖上的红桃粿,是一方手艺的传承,也是一方人的记忆。

  一屉屉的红桃粿,是拜神的节日里独有的佳品。每一年,七月半,或者是小村里“劳热”的前一天,阿嫲总要忙活一个下午。我阿嫲做了四十几年的粿,她的一双巧手,在我的童年中打开了一个个特色鲜明的世界。

  水和面粉本是松散的东西,但在阿嫲手里,它们的比例恰到好处。有一个词,叫“化腐朽为神奇”,或许阿嫲就是拥有一双这样的手。那些水和面粉,在阿嫲的手里,慢慢变得粘稠,不似饺子皮那般薄透,也不像包子皮那般松软。在她的手里,成就的是柔软而有筋道的粿皮。揉搓粿皮之时,加一点点食用的胭脂红,看它在粿皮趋于粘稠之际晕开,那粉红的成色,像桃花绽放的时候那样好看。我也试过在大陶盆里学着阿嫲的手法揉搓,可我的粿皮始终没有成型。

  年复一年的,我搬着小板凳坐在厨房的石柱子旁边,看阿嫲做粿,从五岁,看到了二十岁。小时候我常觉得,可能我阿嫲是厨神下凡吧。红桃粿、鼠壳粿、甜粿,她都会做。后来我才知道,那不过是前人方法的流传和阿嫲四十几年摸索的结果。

  她教我,要把面团搓成小陀螺形状;她教我,把小陀螺捏成碗再放馅